鸩缓

【2017.11.12记梦】

略写地点微情节梗

1、反复跳闸的灯。公寓走廊。书架上放了一个红色沙漏的房间。

2、圆柱形办理业务的窗口。土著风。

3、游客成群。黄土围绕。卖水果的厕所。

4、绿色萤火虫的森林。黑色湖水里一叶竹排。上面躺着一个人。

5、我的世界风的家。花岗岩石块。远处太黑。疾跑。掉出这个世界。

6、阴天傍晚无人的公园。套装黑色塑料袋的人。

7、两层的水泥独栋。插着天线的老式电视机。不正常的频道。房门大开。连着楼梯。

8、环形教学楼,教室里都铺满了枯叶。绿色塑料遮阳棚。

9、灯火通明的庙会。走进一家裁缝店。一直通往后门。径直穿过。

10、拉着她的手。老家楼上。对着锈迹斑斑的古镜子自拍。

【缓狱】2017.10.20

深夜无脑渣笔无逻辑瞎七八乱写记梦梗
      







        沉重的青铜门被推开。随着一阵刺耳的金属与岩石摩擦的声音,门内一盏鬼火忽地点燃,接着第二盏,第三盏。一盏一盏蜿蜒的青蓝色指引的无疑是地狱的方向。
         铁链蹭过地面的声音把死寂的气氛划出一道道裂痕。
         “灰级囚。锥刑。”
         缓狱。即忏悔。真正邪恶的从来不是实体化的行动。残忍即内心。是否曾因嫉妒而疏远,是否曾密友到敌人,靠得越近,刺得越疼,是否曾一条条细数他人的罪过,给予判刑,是否了解过杀人的方法,杀敌人,杀朋友,杀亲人,杀你。
          在人背后悄悄握紧的拳头谁比谁甘心,肚里翻滚的坏水谁比谁高贵。
          忏悔。
          一间间牢房挨得极近,门内却是相当现代化的布局。泛黄的白色瓷砖,有一把年代久远的竹制矮凳,靠墙紧贴着小小的洗手池。水池中应是水龙头开关的地方是一根如手指粗的尖椎,底座锈迹斑斑黑里透红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瓷缸被抬了进来。一汪净水,这里唯一洁净的东西。“一缸水染红之日便是刑满之时。另外这里心声外放。即刻行刑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噗嗤一声笑出来。用锥刺破皮肉,用鲜血将水染红?这么说没完成就不能离开?这里大家都是一类人,我自信还不及穷凶极恶,好像还有点优越感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天旋地转地眩晕感越来越强,腿一软便跪在地上。没有想象中的疼。不过......看着这自净能力极强的水瞬间将艳色液体吞噬,这量有点大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缓狱缓狱,忏悔之狱,恶念之狱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那天,我得到了几个室友,却是熟面孔。曾经的曾经,谁和谁挽着手去食堂吃饭,谁和谁钻在同一条被窝里勾肩搭背耳边低语,谁和谁互相油腻留言,谁看着谁跟着别人远去,谁看着谁先开始用秘密换新的秘密。原来过了这么久了,连输入法都忘了你的名字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异口同声“好久不见,我很想你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可悲的是心声外放。你听到了吗?